首頁 婁底新聞 社會新聞

緬懷父親偉績,發揚革命精神

2020-09-29 18:11 婁底新聞網 王吉中

微信圖片_20200929173646

(退休後的父親)

微信圖片_20200929180958

(年輕時的父親)

微信圖片_20200929170424

(父親留下的軍功章和紀念章)

我們祖輩是從山東登州府萊陽縣闖關東到東北的。

我父親王榮寶於1927年生於吉林省德惠縣達家溝鎮岫巖村。家境不好,19歲輟學先去學習中醫,因不喜愛,1946年3月參軍加入了吉北縱隊一大隊。

我父親參軍後,在上級領導和同志們的幫助下,思想覺悟提高得很快,同年七月加入中國共產黨,並擔任班長。當時部隊生活很艱苦,日行軍七八十里是很平常的事。鞋子穿爛了,就光着腳走。南下時候是排長了,看老百姓路邊擺攤的大餅,餓得直咽口水,沒錢買。

我父親所在部隊是四野四十七軍一四零師,參加了遼瀋戰役、平津戰役,以及三下江南,湘西剿匪。父親説他第一次負傷是在天津塘沽的海灘上,排長耳被震聾了,他當副排長帶着戰士去清理國民黨的灘頭陣地。天黑,摸到敵人的機槍,一梭子彈打來,打中了他的小腿,當時就感覺腿被磕了一下,人往後一倒才知道腿受傷了。

打長春的時候他們衝鋒在前,戰鬥結束,繳獲了一輛轎車,在當時可算重要的戰利品。後來父親還參加過解放戰爭中著名的“黑山阻擊戰”,因為英勇作戰獲得了一等軍功章。父親不願講自己的故事,我們只能在電影《黑山阻擊戰》中瞭解戰鬥的激烈艱鉅和戰士們的英勇了,我們為父親能參加這樣的戰鬥並且立功而感到自豪。

朝鮮戰爭爆發後,我父親隨部隊入朝作戰。第一次負傷是被美國鬼子扔的手雷把他右腳後跟炸了,負傷後回國在黑龍江佳木斯兵站醫院治療。當時他面臨兩個選擇:一是因為傷重不便,轉業到德惠縣當縣長或縣委書記。二是留在部隊。父親謝絕了上級的照顧,傷養好了以後又二次入朝鮮參戰。

在歷次戰鬥中,我父親的背部、腿部、腳後跟留下了大大小小傷疤十餘處,頭部的彈片一直保留到去世。 

1953年,47軍正式接受奪取老禿山的任務,對手就是美國步兵第七師,這就是震驚國際的“第八次老禿山戰鬥”。“老禿山”原名叫上浦防東山,位於朝鮮驛谷川南,海拔266米控扼南北,戰略地位十分重要。 從1952年6月開始,交戰雙方在這裏反覆拉鋸,志願軍先後5次攻下該高地,但均被敵方反撲奪回。交戰雙方對上浦防東山,志在必得,都在全方位釋放火力,炮彈、炸藥把山頭細細犁了一個遍,曾經青山蒼翠被炸得草木皆無、一片焦土,也由此得名“老禿山”。《英雄兒女》裏喊出“向我開炮”的王成,人物原型就來自47軍。我父親那時已是418團1營的副政委,他身先士卒,沉着指揮,英勇作戰,在這次戰鬥中出色地完成任務,榮立個人一等功,受到了上級嘉獎和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頒發的勳章。我父親作為志願軍英模回國代表團的一員,還受到毛主席等中央領導的接見。

因為父親很少談他的功績,我們只能從父親的筆記裏、記錄中尋找一些蛛絲馬跡。父親自從1946年加入革命隊伍,從一個普通戰士到成為團級政治處主任,經歷了每個基層階段的鍛鍊,見證了他的堅強努力和黨組織對他的培養。

一九五五年我父親被授予大尉軍銜,次年在解放軍政治學院學習,當時學院院長是羅榮恆元帥,副院長是肖華上將,莫文驊中將。四十七軍是一支光榮的隊伍,湧現了許多的英雄人物,如羅盛教、歐陽海等。歐陽海還當過父親的警衞員。 父親為這支英雄隊伍驕傲,為自己是英雄隊伍的一員自豪。

小時候,我常常問起我父親戰爭年代的事情,他對自己談得很少,總是説“一起參軍打仗的人,能活下來就不錯了,有的被炸死了連屍骨都找不到了,有的人名字都沒留下來”,所以他不談自己的功績,對吃穿從來不講究,有什麼吃什麼,在部隊就是穿軍裝,基本上沒有便裝。父親也講過打仗的行軍中喝溝裏渾濁的泥水,繳獲了一個沒有底座的小鋼炮,只能用木頭自制了底座,在發射時將底座震裂。繳獲的摩托車不會騎,只能推着走。一次在戰鬥中和部隊失散,靠着一個木頭邊的指南針辨別方向找回部隊。都是為了教育我們懂得今天的幸福來之不易,要好好珍惜,要努力學習文化知識。

我母親孫樹林於1935年生於遼寧阜新清河門,小我父親8歲。我父親在戰爭年代作戰英勇,屢建戰功,母親説當時就是看中他是戰鬥英雄而走到他身邊的,1955年他們結婚。當年我大哥在北京出生,我外祖母來照顧孩子,這以後就隨着父親調動頻繁搬家,我母親的工作也是隨之頻繁變動,從北京毛紡廠到中蘇班列車上的廣播員,從北京到了湖南耒陽,隨後部隊調防,又到了廣西欽州,海南瓊海屯昌,據我大哥回憶,因學校離家較遠,小時候他都是帶着中午的飯去學校,那個時候也經常轉學,甚至有的都上不完一個學期又轉學了,雖然生活如此不安定,軍人的天職使父母從無怨言。

隨着國家三線建設,我父親轉業1965年到了湖南漣源市安平鎮。 

這裏羣山環繞,遠離城市。當時為響應國家“備戰備荒為人民”的號召,在全國中西部進行了大規模的三線建設,湘中機械廠就是在這個歷史背景下建成的一家軍工企業。1974年父親又調到了湖南鍛造廠任革委會副主任,副廠長兼紀委書記。這也是一家軍工企業,位於漣源縣水洞底鎮,該廠是中南地區最大的鍛造基地,主要生產車輛車軸以及機械一系列鍛件。

1974年我大哥作為知青下放農村,同去的有12名工廠的子弟,就在鍛造廠附近的水洞底公社櫛木鄉。一年後,公社推薦我大哥回工廠,父親堅決不同意。他説:“別人的子弟沒回來,我的孩子就堅決不回來。”我小哥不久也下了鄉,大哥是1977年最後一批迴廠的。

1978年,我小哥報名參軍去了廣西桂平,當的是海軍工程兵,在那裏修機場、橋樑,挖隧道……工作非常辛苦。父親經常寫信鼓勵他,要他不要怕吃苦,在艱苦的環境中鍛鍊自己。1980年春節,我父母帶着大哥和我到部隊去看我小哥。正值對越自反擊戰時期,所在部隊為對越作戰起了後勤保障的重要作用,小哥榮立了對越自衞反擊戰三等功。父親對我們的嚴格要求培養了我們良好的品質,雖然有時想不通,但過後都感激父親,也為父親不為子女謀私利的精神感動。

父親於1985年離休後到了衡陽江雁老幹所,在這裏他堅持做的事是:按時交黨費;參加黨內組織生活;堅持看報,看新聞聯播。時刻保持一個共產黨員高度的組織紀律性和政治覺悟。平時種菜、種葡萄、養雞,保持着淳樸的勞動人民的習慣。1998年10月7日因患腦溢血逝世。因父親生前交代喪事從簡,家人準備不舉行悼念儀式。但許多父親的老戰友聞訊趕來,最後由老幹所張所長主持了一個有300多老戰友參加的追悼會。會上,張所長代表上級對父親一生做了高度的評價。

父親一生沒有給兒女留下什麼物質財富,他留給我們的是一摞軍功章和紀念章,其中有:中華人民共和國獎章證書,中國人民志願軍立功證書,朝鮮民主主義共和國人民共和國軍功章證書,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全國委員會1951年贈的抗美援朝紀念章,解放東北紀念章,湘西剿匪勝利紀念章,華北解放紀念章,解放華中南紀念章,中華人民共和國解放獎章。這是他一生功績的見證,雖然它們被無聲地收藏起來,我們笨拙的筆也沒生出美妙的花來,但父親一生的努力和貢獻已刻在了共和國發展的歷史腳印裏,印在他同代人的記憶中,這是我們的一筆精神財富。

在紀念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5週年的時刻,我們緬懷父親,深感責任重大,決心繼承和發揚老一輩的光榮傳統,在新的歷史時期,跟上時代的前進步伐,努力做最好的自己。無愧於國家和人民,無愧於時代!以慰父親不朽之靈魂。

責任編輯:梁陳熙

返回首頁
相關新聞
返回頂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