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綜合新聞 湖南新聞

風起十八洞,情暖大三湘

2020-10-18 13:09 湖南日報·新湖南客户端 龍文泱

湖南日報·新湖南客户端記者 龍文泱

10月17日是扶貧日,當晚,全面反映全省精準扶貧歷程的大型史詩歌舞劇《大地頌歌》,在長沙梅溪湖國際文化藝術中心大劇院上演第6場。自9月底首次公開演出以來,該劇以真實生動的故事、真摯深厚的情感、新穎動人的表達,在觀眾中引發熱議。

今年3月,習近平總書記在決戰決勝脱貧攻堅座談會上指出:“脱貧攻堅不僅要做得好,而且要講得好。”十八洞村是習近平總書記“精準扶貧”重要論述首倡地。《大地頌歌》以十八洞村為點,湖南為面,用文藝的形式宣傳黨的方針政策和巨大關懷,歌唱人民羣眾的幸福美好生活。

生活在十八洞村的村民們,看前睡不着覺,看後止不住淚。

戰鬥在十八洞村及其他貧困村的多位扶貧幹部,抹着眼淚説:“演到我們扶貧幹部的心裏去了。”

全國多位文藝界專家認為,劇作選題精準,思想精深,藝術的力量,讓宏大的主題走入人心。

不少年輕觀眾被“圈粉”,評價該劇讓人沉浸其中,很有教育意義。

雖然十八洞村、黃詩燕、王新法等湖南脱貧攻堅的感人故事和人物,已通過新聞報道等方式傳遍全國,但文藝作品有其獨特的力量。文藝湘軍及時迴應時代課題,勇於創新,帶着對家鄉熱土和人民的深情厚誼,把緣起於十八洞村的暖風,傳遍了三湘大地。

迴應時代課題,吃透政策熟透人物

“《大地頌歌》是一個真正的現實主義題材創作。它的一個非常大的難點,是要準確把握讚頌我們的時代和揭示我們時代生活當中的困境、矛盾,這個關係非常不好把握。但我覺得這個戲突破了這個難點,非常了不起。”看完《大地頌歌》,中國文聯主席團委員、中國舞蹈家協會主席馮雙白如是説。

《大地頌歌》由6幕+序曲和尾聲組成,6幕內容分別是《風起十八洞》《奮鬥》《夜空中最亮的星》《一步千年》《幸福山歌》《大地赤子》,從多個維度全面反映湖南精準扶貧的歷史進程和偉大實踐,生動展示三湘兒女在脱貧攻堅中的滿滿獲得感和幸福感。

如何讓政策全面、準確又生動地展現?創作者們費勁心思。最直觀的體現是,劇本改了又改。

“看起來是情節上的修改,更多地是梳理精準扶貧的相關政策。可能會有人問,藝術創作為什麼老提政策?”該劇編劇、作詞湘籍青年劇作家馮必烈説,《大地頌歌》的題材決定了它有一部分特殊的觀眾:廣大一線扶貧幹部、非官方的扶貧人和他們的家屬,正是該劇要致敬的羣體。如果不把政策吃透、不熟悉扶貧工作中的人和事,他們會覺得劇作離自己很遠,或者遊離於扶貧工作的核心內容之外。

“創作伊始,我們就確立了要以真實的人物脱貧故事,反應折射精準扶貧以來三湘鉅變的奮鬥歷程。無數個真實、感動、好看的人物、故事匯聚到一起,成為了史詩。”總導演周雄説,因此,創作團隊特別注重採風,與上百名扶貧工作者、多户受幫扶的人家進行了深入交流。劇本出來後,又廣泛徵求扶貧工作者的意見。十八洞村7年來的蝶變之路,通過代表性人物、事件和場景在劇中呈現。

谷智鑫飾演的男主角龍書記,是十八洞村的扶貧工作隊隊長、駐村第一書記,原型為十八洞村的前3任駐村扶貧工作隊隊長:龍秀林、石登高、麻輝煌。石大姐的原型,是村裏的石爬專老人。2013年,習近平總書記在十八洞村考察。石大姐不認識總書記,問他:“該怎麼稱呼你?”習近平總書記握住老人的手詢問年紀,聽説老人64歲了,總書記説:“你是大姐。”田二毛為代表的村民一開始不相信扶貧工作隊,編了順口溜編排隊員們。真實的十八洞村牆上,就有順口溜。

10月16日晚,數十名十八洞村村民被請到劇場觀看演出。他們身着苗族民族服飾,盛裝打扮,頭一天晚上都沒睡着。觀劇時,他們比誰都認真,都投入。

“每一幕都感覺是自己前幾年生活的倒放。很慶幸現實生活裏有那麼一個好隊長、老大哥,改變了我的一生。”劇中田二毛的原型人物龍先蘭從懶漢變成了養蜂能手,還有了幸福美滿的家庭。

與新中國同齡的原村支書楊五玉,帶領村民修建了村裏第一條通車的村道,是劇中老村長的原型人物。看完《大地頌歌》,他感慨萬分:“看了這部劇,我很受感動。十八洞村路修通了,旅遊也搞起來了,遊客越來越多了。雖然我老了,但是思想不能老,我還要繼續支持村裏面的工作,讓全村的工作更上一層樓。”

“我全程都在哭。這部劇真真切切地反應了基層一線扶貧幹部的酸甜苦辣,讓我感同身受。” 80後優秀扶貧幹部代表、湘潭市扶貧辦幹部王敏深情地説,“這份工作時常讓我飽含熱淚。因為我眼裏能看到光,心裏能感受到愛,雙手能觸摸到温度。我為自己是一名扶貧幹部而自豪。”

創新表達手段,攀登藝術高峯

史詩般的湖南精準扶貧故事,用哪種舞台藝術形式表達更充分恰當?

“打破常規藝術表現手法,運用集成式、創新式的多種藝術表現形式,將歌、舞、音樂劇等有機融合,以大型史詩歌舞劇的形式,演繹新時代的奮鬥史詩是《大地頌歌》的最大亮點和特色。”該劇出品單位之一的湖南省演藝集團董事長吳友雲介紹,劇中的音樂、舞蹈、戲劇、戲曲、表演等,在尊重藝術規律的前提下,各有創新。

音樂動人。何炅飾演的支教老師王老師、小演員們與祁東縣啓航學校留守兒童合唱團合唱的《夜空中最亮的星》,嗨爆全場;惹人熱淚的《來不及説愛你》,寄託了犧牲的扶貧人的家屬對親人的哀思。《故土難離》《做個好夢就回家》《馬桑樹兒搭燈台》《苗嶺連北京》……《大地頌歌》的音樂以交響樂的語言為主軸,讓湖南民族音樂氣息貫穿全劇。

舞蹈好看。扶貧工作隊隊員小劉營救廢墟中的小雅時的獨舞,《夜空中最亮的星》孩子們的舞蹈,配合《馬桑樹兒搭燈台》的羣舞……劇中多段舞蹈,都成為收穫觀眾掌聲的“燃點”。

“現實題材的創作,舞蹈想吸引觀眾的眼球是有一定難度的。此次舞蹈編排主要選擇了現代舞和當代舞,它更適合展現我們的故事。採茶、苗繡、摘獼猴桃等場景,則採用了具有濃郁民族風情的舞蹈。”該劇副總導演、中央民族歌舞團國家一級導演丁偉介紹,為了在有限的時間內儘可能充分表達,劇中的舞蹈大多短小精悍,但細節豐富。如第二幕《奮鬥》中,一段3分多鐘的舞蹈,表現了春夏秋冬四季、修路通水通電的建設場景、人民幸福生活的場景。

如夢似幻的燈光、舞美設計,多彩精美的民族服飾,為觀眾帶來美的享受;高科技手段的運用,營造出強烈的真實感,讓現場觀眾無不動容。

“《大地頌歌》採用‘寫實+寫藝’的整體舞台美術風格。”該劇舞美、燈光、視頻總設計孫天衞介紹,大量的LED大屏、先進投影設備、舞台二道幕的多塊大屏幕,根據每一場的劇情移動變化,靈動地呈現開山、瀑布等場景。

“場景與劇情高度契合,讓人沉浸其中。”90後觀眾佳卉説,“扶貧工作隊隊員救小雅的一幕,深深揪着我的心,彷彿我就在那個雷雨夜,在泥濘裏。留守兒童合唱團唱歌時,全場響起掌聲。相親大會讓我們覺得很歡樂。雖然給人的感受不一樣,但都傳達了堅定的信念。”

中國音樂家協會副主席張千一評價:“主題好,形式新。藝術貴在創新,難在創新,創新很不容易。”

從冬天到秋天,精雕細琢攀高峯

《大地頌歌》由中共湖南省委宣傳部主辦,立足湖南、面向全國,組建了強大創作團隊,匯聚優秀演藝力量,由谷智鑫、何炅、張凱麗、萬茜等知名演員和主持人領銜主演,從去年12月起即開始創作。

“我從來沒有在一個劇組‘扎’這麼長的時間。總導演周雄幾乎每天都來‘盯’着我。我是株洲攸縣人,今年過完年就進劇組,直到9月底都沒回過老家。”音樂總監、作曲劉嶽的經歷,也是《大地頌歌》眾多主創人員的經歷。

原本時間就不寬裕,突如其來的疫情,更為劇作的創作增添了巨大的困難。主創人員無法面談,主要演員無法見面,原定的採風行動無法如期進行。劇組對外資源的溝通和主創人員的組建,幾乎是全停滯狀態。

有些專家因疫情滯留國外,總導演周雄經常凌晨打越洋電話與之交流溝通。“有時是線上交流,有時是戴口罩見面開會。”該劇藝術總監楊霞説,為了碰撞出好的舞台藝術創意,主創人員從一開始就全員深度參與創作,開了無數次會議。

龍書記的飾演者谷智鑫被疫情阻隔在北京,但他年初就在“雲端”進組了。劇本一直在修改完善,常常是谷智鑫才熟悉了台詞,又要重新背。他直言:“參演《大地頌歌》的工作量,幾乎是我以往參演劇目的4倍。”

整整3個月,全劇組通過各種方式克服困難,為後來舞台上的精彩呈現打下了堅實基礎。

排練過程則是幾百人的勠力同心。排練到凌晨是常事。“最晚的一次排練到了凌晨4點。”湖南省歌舞劇院舞劇團團長嚴偉説,排練強度大,舞蹈演員綁上繃帶、護膝也難免受傷。但他們輕傷不下火線,總是以最認真的態度練習。

湖南文藝院團皆派出了最優秀的演員參演,一個不起眼的角色由國家一級、二級演員扮演,這樣的例子在劇中並不鮮見,他們都十分認真。湖南省話劇院的演員餘立暉是主角“龍書記”的B角。不管有沒有登台機會,他都刻苦練習。

每天排練結束後,道具師黃成要清理現場、檢查道具是否歸還到位後,才能休息。他和妻子都在劇組,妻子是話劇演員。3歲多的女兒眷戀父母,不上幼兒園的時候就呆在劇組。困了,就睡在化妝間的簡易牀上。

創作的赤誠,全部都融入了劇中。觀眾用眼淚、笑聲、掌聲,給予了迴應。

(參與採寫:湖南日報記者 肖欣 唐亞新 新湖南客户端記者 劉瀚潞 三湘都市報記者 吳岱霞 華聲在線記者 馮宇軒)

責任編輯:王星

返回首頁
相關新聞
返回頂部